主页 > 娱乐新闻 > 云南省军区各级助力基诺族实现整族脱贫_国内频道_东方
云南省军区各级助力基诺族实现整族脱贫_国内频道_东方

与春雷一样享受到茶叶种植红利的还有贫困户何志强。由于母亲瘫痪多年,父亲患有多种老年病,何志强一家生活十分困难。2016年,他参加省军区开展的茶叶种植培训,并申请到专项产业扶持资金,在自家地里种了10多亩茶树。如今,何志强靠茶叶种植,盖起了二层小楼,买了轿车。

基诺山乡副乡长唐宏忠说:“以前很多出去打工的基诺人都回来了,家乡茶叶产业开发,可以让他们在家门口赚钱。”茶叶种植加工是基诺族脱贫致富的缩影。自2016年云南省军区精准参与基诺族整族脱贫攻坚战后,按照“产业扶贫到户、教育扶贫到人、公共扶贫到位”的总体思路,推动村里走上富裕路。

如今走进基诺山乡,记者看到的是一幅幅山乡飞速发展的生动画面。“新时期精准扶贫中,党和解放军带领基诺族人民因地制宜开发种植普洱茶,成功走出了一条特色致富路,大家的腰包逐渐鼓了起来,如今人均收入超过8000元,去年4月,基诺族实现了整族脱贫。”王超高兴地说。

迎着凉爽的秋风,走进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基诺山乡洛特村,放眼望去,连绵不绝依山而建的茶园里,一行行茶林沿着山势高低起伏,犹如一条条绿带布满山间,几十名基诺族群众正对茶树进行修剪。

“这是今年的新茶,以前卖茶要等老板带现金来收,现在发个朋友圈就卖了。”村民春雷告诉记者,最近通过微信交易,把10斤普洱茶卖到了昆明,一单收入2000元。春雷家里由于人口多、收入少,2014年被定为贫困户。2017年,在西双版纳军分区的帮扶下,春雷一家种上了20亩生态茶,顺利脱了贫。

“新中国成立时,这里的人穿的是树皮衣,住的是茅草屋,食物与财产实行平均分配,靠刻木记事。20世纪90年代前,村里还在点煤油灯,直到2000年前后,村里才通了自来水。”基诺山乡党委书记王超告诉记者,基诺族群众“一夜跨千年”,从原始部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,但由于地处偏远,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低。

记者了解到,2017年,考虑到基诺山乡贫困村过多,不少村子无集体经济的问题,军地研究后决定在巴亚村建设军民共建茶厂。省军区投入专项资金,并引进某企业共同投资建设加工车间和新的茶叶公司,以新公司新车间服务全乡茶务。利润分配采用固定分红模式,不论公司盈亏,每年固定给予巴亚村村委会17万元的资金,用于支付土地租金和发展村委会集体经济,同时提供5%的盈利额作为全乡扶贫基金。

走进洛特村,小汽车、小洋楼随处可见。村委会前的十字路口,刻有“军民共建示范村”标志的基诺大鼓显得格外光彩夺目。在村委会旁,村民正在将今年采摘的新茶进行翻炒晾晒。

洛特村地处基诺山深处,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基诺族是西南边疆深山的一个“直过民族”,也是最后一个被国务院确定的单一民族。

“以往人工加工慢,遇上下雨天,质量就下降,有了自动化设备,茶叶品质大大提升。”切微是车间负责人,三期必出特一肖中特,她告诉记者,她家大约有40亩茶地,不仅自家茶叶销路不用担心,而且她在车间上班,1天大概有300元收入。

今年5月4日,建设面积340平方米的仓储车间和554平方米的初制加工厂建成,茶叶加工车间正式投产。在车间内记者看到,工人们将新鲜的茶叶装入篓筐,放到传送带上,杀青、揉捻、干燥等一道道工序自动完成。

“现在家家都在做茶叶生意,目前村里的茶园面积已近4000亩。”洛村党支部书记李春华介绍,近年来,云南省军区帮扶开展普洱茶种植,为当地群众脱贫注入新动力。